社会动荡影响医学界:香港国安法是“及时雨”

  中新社香港7月7日电 题:社会动荡影响医学界:香港国安法是“及时雨”

  中新社记者韩星童

  赶在预约的病人来之前,中医师Eric在旺角这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诊所内,接受了中新社记者的访问。社会动荡加之疫情暴发,求诊病人骤降,每日预约中位数维持在10位。

  “来看中医的病人,通常都是慢性病,或者需要调理身体,并不急在一时”,Eric说。

  六年前,从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硕士毕业后,他决定开一间诊所,选址旺角弥敦道,以为人来人往,是不二之选的“旺区”,没料到同年撞上非法“占中”。当时除金钟之外,另一被示威者占领的地方就是旺角。“示威者每日在楼下堵路,游客不敢来,本地客也不方便来”。没想到,仅仅在五年后事件重演,“旺区”变“战区”,旺角又是激进示威者主要“战场”之一,这回由静坐演变得更激烈,汽油弹和催泪弹横飞,“每回冲突几乎都在我们楼下,我们在楼上都可以清楚看到,周边混乱,更加没有客人来了”。

  祸不单行,年初的疫情又是一记闷棍,敲得Eric晕头转向,回不过神,“我就想我怎么这么惨?”相隔两条街,师兄开的药房,今年4月已经宣告倒闭。而他自己还能撑多久,他内心也没有答案。

  谈起政治事件,Eric说着说着就语气激愤起来,不仅为自己事业深受影响,也为自身海外生活的经历。他十多岁时移民英国,在那里度过了高中和大学时光,持有部分香港人“梦寐以求”的英国护照,但在那之后他毅然决定返回香港,至今没有再离开的打算,“我看到那些人挥舞英国、美国旗去领事馆摇头摆尾,我就很生气。你要是想去英美,你赶紧走,何必留在香港?英美又是不是真的这么好?我看也未必吧。有人说移民后会成为二等公民,二等?三等四等才对吧!”

  今年2月3日至7日,香港医院管理局员工阵线发起医护罢工,要求特区政府“全面封关”。同样作为医护工作者,Eric对此十分不解,“我们作为医护人员,不论政府决策如何,照顾病人是我们的责任,怎么做得出用罢工表达政治诉求?”

  他曾与一位参与罢工的护士朋友讨论事件,“我问她,你觉得作为医护人员,扔下病人不管真的对吗?她答不上来,说我‘不够黄’,把我block(拉黑)了”。他摇摇头,笑了。

  “这些人为了所谓的民主,说起来冠冕堂皇,打烂人家的铺头,去攻击不同意见的人,极度自私,最后得到了什么?得到了国安法”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》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获表决通过的这日,Eric在社区义诊,忙完一阵看到新闻,一些政治团体解散,一些人宣布退出组织,还有一些人谋划逃亡。“我觉得很好笑,这就是他们说的‘不笃灰(不告密)、不割蓆’,这些人把香港破坏得满目疮痍,就想着走”,他又加重语气重复道:“极度自私”,“国安法也好,23条也好,只要能够让香港恢复平静,我都支持”。

  香港医学会会董唐继升也有相似感触,回顾2019年以来的社会动荡,“黑衣人随意堵路,暴力示威,当街殴打政见不同的市民,扔汽油弹,或者去商场干扰店铺的正常商业活动”,他谴责这些行为是以所谓“崇高的理想”作为破坏法律的借口,将自己的自由建立在破坏他人的自由之上,“绝对不可以接受”。

  然而这样长的一段时间以来,“香港没有适当的法律去制裁这些暴力示威者、暴力和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”,唐继升认为,从这一层面来看,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可谓“及时雨”,对香港社会而言是一个“很重要的转折点”。

  立法之后,阻吓性立竿见影,“违法暴力示威活动明显减少,社会开始慢慢稳定下来,市民看到了一丝曙光,一些希望”。(完)

【编辑:姜雨薇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jiligualakecheng.com